前任承诺后任否,一纸承诺等八年,通辽扎旗一

教程 文章新闻网 浏览

摘要:“扎鲁特旗人民政府因建设物流园区,将我所有的扎鲁特旗鲁北镇振东建筑综合材料加工厂(以下简称“振东材料加

  “扎鲁特旗人民政府因建设物流园区,将我所有的扎鲁特旗鲁北镇振东建筑综合材料加工厂(以下简称“振东材料加工厂”)列为征迁对象。”振东材料加工厂法人吴国红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整整8年,政府当初承诺的补偿政策至今没有到位,导致我公司至今不能依法依规办理新地块的建厂手续,经济损失惨重。而所谓的物流园区建设,实为富丽春城商业楼盘的开发。”
  
   事情是否如吴国红所讲的那样、征迁8年之久补偿仍不到位?政府是否打着建设物流园区的旗号行商业楼盘开发之实?带着疑问,记者来到扎鲁特旗展开调查。
  
   起因:因政府拖欠工资款而被迫租地

   吴国红、刘淑芹夫妇早期从事园林绿化等轻工承包生意,2005年,扎鲁特旗市政管理所因欠吴国红农民工工资款,将杏仁加工厂以60万元租金,租给吴国红以抵偿拖欠工资款,承租期20年,租赁时间为2005年至2025年。

   期间,吴国红成立振东材料加工厂,并着手基础设施和厂房的修复与建设,随后投入小规模生产。

   2010年,扎鲁特旗启动城镇建设和招商引资项目,振东材料加工厂所在生产办公用地正处在东兴农资农机建材综合园区(以下简称“东兴物流园区”)开发建设项目征迁范围。
  
   征迁:《会议纪要》形成的补偿政策成“空文”?

   2010年3月底,时任扎鲁特旗委林书记组织召开了关于“研究城镇建设和招商引资项目优惠政策有关事宜”的办公会议,参会人员有原旗委张副书记、原旗政府常务李副旗长、杨副旗长和原国土局吴局长。会议期间形成《[2010]1号文件(会议纪要)》,纪要第三项内容决定:关于东兴物流园区开发建设项目事宜,会议上原则同意在原杏仁加工厂等地开工建设占地面积13.8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的东兴物流园区。
  
   2010年4月30日,扎旗市政管理所向旗政府递交了《关于落实旗委[2010]1号书记办公会议纪要有关事项的报告》,请求旗政府出台关于振东材料加工厂的征迁政策,林书记、杨副旗长分别做出批示。

   2010年5月17日,旗国土局召开了关于“物流园区占用振东材料加工厂院落补偿问题”的办公会议,时任国土局吴局长、建设局赵局长、市政管理所董所长、物流园区建设负责人陈某等出席会议,并形成《会议纪要》,纪要研究决定:

   (1)全部减免原杏仁加工厂承租人吴国红重新购置的45亩土地出让手续费;
  
   (2)建设局全部减免吴国红重新购置的45亩土地地上建房手续费;

   (3)因租期还差15年到期,由开发建设单位一次性支付给原杏仁加工厂承租人吴国红违约补偿金150万元。

   吴国红告诉记者:“经过两次会议,并形成《会议纪要》和与会领导签字,最终确定了振东材料加工厂的补偿方案。”

   随后,扎鲁特旗市政管理所(出租方)与振东材料加工厂法人吴国红(承租方)根据5月17日国土局《会议纪要》研究决定的内容,达成如下协议:

   (1)出租方给承租人振东材料加工厂违约补偿金150万元。

   (2)振东材料加工厂购置的45亩土地,由土地部门给与办理土地出让手续,免收土地出让金。

   (3)振东材料加工厂在45亩土地上建房,建设局给与办理相关手续,免收各项费用。

   协议签署后,让吴国红感到困惑的是,虽然开发商按照协议约定及时将150万元拆迁款付给振东材料加工厂,但是之后一段时间,相关部门却未能履行征迁协议中的其他政策。

   2011年1月11日,旗建设局向旗政府递交了关于“杏仁加工厂征占遗留问题的请示”的《扎建字[2011] 3号文件》,林书记当即批示,“按协商意见处理”,旗长同时将文件批给杨副旗长处理。

   等待了十个月之后,旗国土局、建设局仍未能给振东材料加工厂落实两证问题,吴国红开始向上级有关领导进行情况反映。之后国土部门去现场进行测量、勘察,并以与规划不符为由迟迟未能办理。

   2011年12月21日,旗建设局再次向旗政府递交了《关于杏仁加工厂征占问题的情况报告(扎住建字[2011] 209号)文件》。杨副旗长批示,“按林书记、旗长批示尽快办理”。国土资源局白局长批示,“请勘察大队实地勘察后办理”。

   吴国红说:“此时旗政府还是信守承诺,仍着手办理我厂占地政策的落实问题,但是,仍未得到有效解决。随后我们进入了漫长的等待期。没办法,我厂开始向有关单位表达我们的诉求,希望问题能早日得到解决。”
  
   质疑:曾经的承诺遭否,政府被指“新官不理旧账”

   2014年3月11日,经过信访,由时任旗委曹书记做出批示:转刘副旗长协调相关部门给出解决意见。

   随后刘副旗长告诉吴国红,先给办理16亩地,其他的慢慢来。2015年2月,振东材料加工厂拿到了16亩建设用地的批复。
  
   让吴国红意想不到的是,“旗规划部门告诉我,这16亩地仍不符合规划,需要修路,等修完路才能最终确定。此事就此搁置。”
  
   2017年,吴国红见16亩地的路已经修好,遂开始向有关单位再次反映45亩地办理两证的问题。

   2017年8月15日,旗国土局给出了《关于吴国红反映问题的处理意见书(扎国土资字[2017]87号)文件》,该意见书回复大意为:经国土资源局调查,信访人吴国红反映的问题确实存在,但缺乏法律依据。由于该信访案件跨年度时间较长,经办人较多,我局本着尊重历史,照顾事实,实事求是的态度,研究决定,依法依规由吴国红本人申请办理已获得自治区批复的16亩土地用地审批,并缴纳16亩土地出让金,我局将按批复宗地地块给与办理用地手续。

   这个回复让吴国红万万没有想到,甚至有些气愤!

   吴国红认为,扎旗国土局给出的《(扎国土资字[2017]87号)处理意见》,与2010年5月17日旗国土资源局《会议纪要》研究决定的拆迁补偿政策和振东材料加工厂与旗市政管理所签订的《协议书》相违背。同时有违扎建字[2011] 3号文件和扎住建字[2011] 209号文件中相关领导做出的批示。这一举动,有明显的“新官不理旧账”之嫌。
  
   现场调查:物流园区占地现商业楼盘

   吴国红告诉记者:“扎旗政府所谓的东兴物流园区建设,实为富丽春城商业楼盘开发,而扎旗政府却以东兴物流园区建设主导了这场商业楼盘开发的闹剧,政府承诺的减免土地出让金及建设手续费也无任何财政(法规)支持。这或许是振东材料加工厂至今不能依法依规办理建厂手续、经济损失惨重的原因。”
   根据被征迁单位振东材料加工厂的讲述,记者来到现场进行查看,证实了吴国红的说法,“文件中规划的农资农机建材和生活园区,有部分改做了房地产开发之用。”
  
   据调查,富丽春城小区业主已经领到《房屋所有权证》,吴国红质疑道:“是谁将工业用地转变成商品房开发用地的呢?”
  
   部门回应:问题存在,但缺乏法律依据
  
   记者致电当年经办该起事项的主管领导、原旗委书记林书记,对方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随后记者以短信息的方式向林书记说明了身份及采访来意,但一直无任何回应。
  
   记者接下来又联系了扎鲁特旗旗委白书记,旗委宣传部出面接待了记者,随后扎鲁特旗国土局白局长对记者所了解到的情况给予了答复。

   白局长首先表示,这个事情确实属实,我们承认,但缺乏法律依据,这个减免税没有出处,实现不了。

   记者问:2010年5月17日,在旗国土局召开的关于“物流园区占用振东材料加工厂院落补偿问题”的办公会议形成的《会议纪要》,全部减免45亩土地出让、地上建房手续费等条款还有效吗?

   白局长答:这个《会议纪要》我看了,没有盖章,没有文教号,只有签字,我对其真实性有所怀疑。

   记者问:扎鲁特旗市政管理所(出租方,所长为董所长)与振东材料厂法人吴国红(承租方)于2010年5月18日签订的《协议书》还有效吗?

   白局长答:这个是董所长个人行为,虽盖有公章,但是《协议书》出具的条款未经上级主管单位批准,所以不予承认。
  
  最后白局长表示,这个事是历史遗留问题,前任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法律法规还不是相对完善,而现在依法治国,我不能把国家的土地白白给了人而不需要缴税,这个钱没地方补上,我不能担这个责。

   离开扎旗宣传部,记者又通过内部人士联系了原扎旗市政管理所董所长,董所长表示,“当年的决策都是来自于两次《会议纪要》,而我所负责的《协议书》的签订,都是按照上级指示办的。”
  
   专家说法:政府诚信是法治社会的基石
  
   针对振东材料加工厂吴国红的遭遇,以及扎鲁特旗有关单位的具体行政行为,北京资深法律学者朱毅发表了如下看法:
  
   政府诚信是法制政府的基本标准,政府诚信就是政府公信力,是政府权威的基础,也是政府治理能力的最根本表现。一个社会要持续稳定发展,政府公信力是一个最关键的环节。

   如果政府失去诚信,那么政府的权威性就会打折扣,而扎旗国土局一改往日承诺,置当初签订的契约于不顾,实在有违国务院于2016年出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文件精神。这也是“新官不理旧账”的具体表现。

   吴国红告诉记者,“我估算了一下,如果我们自己缴纳这16亩地的土地出让金,大概需要80万,如果缴纳全部45亩的土地出让金,则需要大概240万,这一数字让我们举步维艰。而现在,我们有可能被当作违建被强拆!”

当前网址:http://www.masterkong-contest.com/tutorials/33489.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