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是新四军、父亲是退伍军人,我却被地方政

美食 文章新闻网 浏览

摘要:老红军的后代1168

  我的爷爷是新四军,我的父亲的退伍军人,因为我的目前因病去世,父亲思念过度得了老年痴呆,我为了维持家庭生计在2012年7月把父亲送到了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红丰老年服务中心托养,费用的1800一月特殊了照顾。当时该中心属于吴兴区民政局直属的养老机构,湖州电视台隔三差五的做广告推广,所以对该中心特别信任,因为我们是农民平时我和姐姐分工照顾父亲,我出托养费姐姐每星期看望一次老父亲。
  2012年年底因为农民特别忙加之我又离家400公里外工作,添加了护理费给该养老院告知2013年春节正月初再看望父亲了,没想到年底前后20多天的时间里发生了事故,因为父亲是大小便失禁的,该养老院为了图方便让父亲整体躺在床上不更换,导致了严重的压疮,严重的地方是尾骶骨都烂在了外面。
  我为了维权让浙江省教育科技频道曝光了该中心,但是湖州市吴兴区民政局的干涉和地方政府的腐败官司打了5年之久,我从一审、二审、省高院一层层的维权,当中地方政府和地方法院一次次违规操作显现。
  2016年8月我拿着材料去北京申诉,先是在人大登记再到最高法递送材料,一路全部是走正规的法律途径,没有想到的是地方政府联合湖州市驻京办雇佣黑社会在北京三环把我绑架了还私用警械把我双手双臂电击伤,浑身上下多长打伤连夜又雇佣了6个黑色会成员把我从北京用面包车送到了湖州,并且和湖州市吴兴区公安局交接,关在湖州市吴兴区公安分局审讯室里折磨了10个小时左右,才放我出来送湖州市解放军第九八医院治疗,事情事情至今未得到的解决,而且当初绑架途中还抢走了我要交医院给父亲的救命钱五万元,损坏5年前买的价值6千多元的黄花梨手串一串和手机一部也至今没有归还,经过我举报现在是湖州市地方政府部门之间相互推诿和狗咬狗的形态,湖州市吴兴区公安局称是吴兴区政府法委和吴兴区信访局安排他们这样做的(有湖州市吴兴区公安局回复的是电话录音为证)。
  以下是我被殴打的病例和当初被打在医院地方政府各部门抽调人员24销售监控我的照片
  

祖父是新四军、父亲是退伍军人,我却被地方政府无辜绑架殴打和电击!!!


  

祖父是新四军、父亲是退伍军人,我却被地方政府无辜绑架殴打和电击!!!


  

祖父是新四军、父亲是退伍军人,我却被地方政府无辜绑架殴打和电击!!!


  

祖父是新四军、父亲是退伍军人,我却被地方政府无辜绑架殴打和电击!!!


  

祖父是新四军、父亲是退伍军人,我却被地方政府无辜绑架殴打和电击!!!


  

祖父是新四军、父亲是退伍军人,我却被地方政府无辜绑架殴打和电击!!!


  

祖父是新四军、父亲是退伍军人,我却被地方政府无辜绑架殴打和电击!!!


  

祖父是新四军、父亲是退伍军人,我却被地方政府无辜绑架殴打和电击!!!


  

祖父是新四军、父亲是退伍军人,我却被地方政府无辜绑架殴打和电击!!!


  

祖父是新四军、父亲是退伍军人,我却被地方政府无辜绑架殴打和电击!!!


  

当前网址:http://www.masterkong-contest.com/meishi/131.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