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转载]阜蒙县****原总工会副**骗取畜牧补贴

图标设计 文章新闻网 浏览

摘要:[转载][转载]阜蒙县****原总工会副**骗取畜牧补贴、公文造假

[转载][转载]阜蒙县****原总工会副**骗取畜牧补贴、公文造假</p>原文地址:阜蒙县****原总工会副**骗取畜牧补贴、公文造假
原文作者:赤子杂志社
本刊记者:姜友海
张树奎,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以下称阜蒙县)**。
2009年,张树奎经朋友介绍,同阜蒙县总工会签订了一份“优质羊养殖基地建设协议书”,本想着靠养羊致富,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让张树奎从此走上了艰辛与无奈的**之路。
一份协议书
X
11月上旬,阜蒙县。
坐在对面的张树奎拿出一份协议书指给记者看。这是一份签订于2009年8月20日的“阜蒙县总工会优质羊养殖基地建设协议书”,甲方是:阜蒙县总工会,乙方是:张树奎。
协议书表明,“为了有效帮扶困难职工,发挥温暖工程基金效能,按照优势互补原则,甲乙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决定建设优质羊养殖基地”。
但是,据记者追问,张树奎1974年毕业,始终在乡下务农,从未进城做工。此处的
“帮扶困难职工”的理由,显然不十分恰当。
双方约定:在旧庙镇哈四村乙方居住地建设拥有1000平米的羊舍,120只优质羊的繁育基地。
甲乙双方同意吴汉庭(时任阜蒙县总工会副**)作为中间人。乙方将130亩林木所有权(合同书)抵押给甲方。
这本来是一件好事,甲乙双方互利双赢。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原本愉快合作的双方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
张树奎说,当时国家对于畜牧养殖业有补贴政策,我们的养羊小区国家给予10万元的畜牧补贴。
矛盾就从这里开始。
张树奎说,2009年,当国家的畜牧补贴下发时,旧庙镇财政所打电话让他去签字领钱。但是,到了财政所,所长周江却说:款项数额巨大,需要预约。你签完字,就回家等着吧。
可是直到今天,这笔国家补贴,我也没有拿到。这笔
钱当时被吴某支取了。
明明是国家给小区的补贴,却让吴某个人支取,张树奎对此愤愤不平。并开始向上级****。
期间,张树奎又发现吴某有伪造公文的嫌疑。
张树奎提供的一份“集体林其他承包合同书”显示,甲方为旧庙镇哈市村,乙方为吴汉庭,签订时间为2008年12月20日,亩数为13亩,森林类别为商品林。
张树奎指着合同书说,合同上村**曹井瑞的签字,并不是他本人签的。说着,张树奎拿出一份据说是曹井瑞本人签名的证明。
证明中显示,村两委从未讨论过承包林地给吴汉庭这件事,也未收到吴汉庭的2万元人民币,合同书法人**曹井瑞的签名也不是曹井瑞本人所签。
证明书的下方,有曹井瑞的签名和手印。
如张树奎所说,吴汉庭作为公职人员,套取国家畜牧补贴,伪造公文,那么,就已经触犯国家的刑律。
采访
据张树奎讲,由于他的**,上级**曾经对此进行过调查,并对吴汉庭给予过处分。
根据张树奎提供的线索,记者首先来到阜蒙县总工会。
一位副**听完记者的介绍说,这件事确实听说过,记忆中,**对吴汉庭做过处理,但是,具体的详情不清楚。
记者提出,吴汉庭作为总工会的副**,同时也是一名**,**处分,总工会总得有备案。
这位副**说,既然**已经有处理意见,我们不能越过组织再发表意见,一切以组织意见为准。
在阜蒙县**,一位管**的主任要求记者出示省市**门的介绍信,才能接受采访。
记者问她依据是什么,她说,这是规定。记者一再提醒她,记者是采访,不是来**。记者的采访工作受宪法保护,信息公开透明,是党**和**对****及**部门的一贯要求。
但是,这位****,始终坚持**的信息是保密的。
也就是说,被处分过的**信息,在阜蒙县**是保密的。
我们知道,处分**不仅是对**者的惩戒,更是对所有人的警醒,中**不定期公开**处分信息,从未见过有保密的规定。
阜蒙县**的做法令人不解,更令人惊讶!
**和**一再强调,要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新闻媒体采访是职务行为,这也是法律赋予新闻媒体的权利,但是,阜蒙县**不知是不懂法还是知法犯法。
张树奎说,这些年,他一直在**、**,但是,仿佛有一张网,吴汉庭始终没有受到触及,是谁在**和**?他**他就要负法律责任,我要是**,你们也可以追究我的法律责任,我绝不逃避。
如今,张树奎依然在坚持向上级****,他坚信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只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
本刊也将持续关注阜蒙县总工会这起由养羊**引起的矛盾事件。


继续阅读:
此文由中国医疗**网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主编视角 ? [转载][转载]阜蒙县****原总工会副**骗取畜牧补贴、公文造假

当前网址:http://www.masterkong-contest.com/linggan/icon/13469.html

你可能喜欢的: